NARA向前冲GOGOGO

【霆峰】好像是叫做安利

洋场:

陈伟霆×李易峰
RPS


——文笔极差,能看的开心就好啦


“先生,你也是中国人?”


穿着一个牛仔衣的大男孩对着卡座的男人抿出一个酒窝,清纯无比。酒吧里灯光闪烁,男人藏在阴影里,穿着牛仔衣身材高挑的男孩在旁边人的眼里看来是在对着一面虚窗嘀嘀咕咕。


“进来说”


从阴影里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食指上纹着一个字母样的纹身,握着男孩的手腕就扯了进去,噔时角落只剩下一片阴影,好像那里从来没站着一个人,虚窗把里和外用屏障遮了起来。


李易峰嘴角勾着一边笑,“怎么?”


“先生想带我回家啊?”


坐在着打电话的陈伟霆挑了挑眉,李易峰这个话说的没头没脑,平时他就算心里再生气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对他阴阳怪气的。


陈伟霆心里也稍微有些不快,异国他乡的两个人出来玩,就因为自己接了一个电话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于是电话一放,喝了一口手边的酒。也不直面看李易峰的脸。


“是啊,陪我去酒店?”


这种老套的戏码,在两个好看的人身上还有些赏心悦目。


李易峰看陈伟霆接茬笑意不减,只是从冷笑变成了开心似得。要继续演这出无人拍的闹戏,把外套脱了扔在一边笑着说是你的话我可以。


李易峰说的是谁,是陈伟霆还是只是这位素未谋面的先生?


陈伟霆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但这个答案好像对他蛮重要的。这边死脑筋的片刻,还挂着笑容的李易峰已经把陈伟霆的手拉起来握在手心向上提了提,眼神看起来可怜无辜,似乎在祈求。


“跟着我来吧”


平时李易峰不刻意,陈伟霆都能被那双杏眼带走全部的目光,这一阵李易峰说什么都想任他摆布了。


不就是玩吗,就只当做是朋友之间的情趣而已,玩身走心也没什么陪不了的。


陈伟霆想到这里,慌忙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小声的骂了一句。


李易峰把陈伟霆牵到了舞池,纯真的大学生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看起来多金又帅气的陈伟霆就是李易峰今天晚上的猎物。


剧情狗血还顺理成章。


李易峰牛仔外套刚刚已经脱了,现在穿着一身贴身黑衣把身形勾勒的完整。窄腰窄臀,肩却不窄,但可惜的是那锁骨处的风光都被李易峰遮盖严严实实,陈伟霆甚至知晓里面那件被人在早上仔仔细细穿好的打底背心。李易峰像是一件等身的艺术作品,一双修长的腿和上半身比例正好。


陈伟霆感受到远处近处多多少少的目光,再看李易峰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


陈伟霆心里窜无名火,在陈伟霆的认知里他是不可能同男人在一起的,但李易峰在这条定律里似乎出了一些不该有的意外。


陈伟霆也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居心,伸手碰了碰李易峰的脸蛋。


“来跳舞,不同我去酒店?”


李易峰没躲,笑容如沐春风。


“别急嘛”


“我想跟你跳”


李易峰低头把腰往陈伟霆的手里送过去,声音传进陈伟霆的耳朵就蛮横的变成了对刚才动作的轻声安慰。陈伟霆一瞬间被李易峰制造出来的暧昧气息冲昏了头,只能随着这打乱正常生活规律的兄弟跳着一支没有名字的舞。


陈伟霆低头小心的看着他,越发觉得他就像一朵白色的玫瑰,干净又妖艳。把自己的整个心都给骗了过去。李易峰的行为让他浑身的惊讶和喜悦都从脚底漫上头顶,陈伟霆再看李易峰,又好像只是自己误会了。


陈伟霆觉得这是一罐没有味道的蜜糖,他再怎么仔细品也尝不出一丝味道。


被称为爱的情意被放在一个精致的酒杯,里面盛放的已经满满当当。


陈伟霆却碰不得,怕弄碎了,拼不起来。这感情有关李易峰,他竟开始思前顾后,犹犹豫豫,甚至耐心都少了许多。于是时间一久,就毫不费力的溢了出来。


陈伟霆猛的搂紧李易峰的腰,带着他在人群中往外退了好几步,李易峰没来得及站稳,只能有些迟钝的踩到陈伟霆的脚。李易峰刚刚表现出来的如鱼得水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李易峰心里只是开玩笑,陈伟霆不会当真。只是两人难得聚在一起,想让他多看自己一会儿。
朋友之间也并不过分。


可一个晃神间,李易峰也醉了。面前陈伟霆模糊的身影,是他在梦中见到过的。


李易峰有些紧张,怕自己那份感情突然被面前的人察觉出来,他挣扎一下。


“不跳了”


陈伟霆却仍然没松开自己的手,而是更靠近了些,李易峰感觉到陈伟霆呼出的热气就打在自己的耳朵旁,让人想躲,罪魁祸首却死活不放。把人弄得整张脸开始烧了起来。


“不是你要求的?”


“累…累了”
李易峰被耳畔呼出的热气弄的想躲开。


李易峰这结巴让陈伟霆莫名的欢心,陈伟霆抿着嘴唇笑,又轻又快。


“你知道我想得到你的爱吗?”


两个人皆是一愣。


像是不小心把自己内心的独白给讲了出来。


陈伟霆几乎在一瞬间意识到,他喜欢上他了。


李易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整颗心都被陈伟霆提起,砰砰砰的要跳出来。表情能骗人,心却骗不了人。好像是想让陈伟霆在这喧嚷的环境里也听到为他心脏鼓动的声音。


陈伟霆当然不可能听到,却又好似知道。只脑袋直接砸上了李易峰的肩膀,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在懊恼。


李易峰从耳朵直接红到脸。他平时很少说些肉麻的话,不好说,说多了也没人再信。这东西李易峰觉得很复杂,随时都能把他的脑子都搅的一塌糊涂。可陈伟霆这么对他说,李易峰只能晕晕乎乎,觉得真好听。


在李易峰被这让人晕眩的甜言蜜语带走之前,李易峰挣扎过,他怕一说,怕一在一起,这纯粹的感情就变得复杂了。


他唯独不想跟陈伟霆这样。
可当陈伟霆忍不住在异国的出租里吻他,李易峰就溺死在了这场他先挑起的游戏里。


就当做只有一天,只有一晚。


李易峰睁开眼。


补药熬夜





他想,自己的暗恋结束的太快。


陈伟霆握住李易峰拍自己肩膀的手捂在了胸口。


“我也都好钟意你啊”


李易峰楞楞的瞪着眼睛。


“什…什么?”


李易峰没有痴情到要出现幻听这么严重的地步,是陈伟霆情不自禁,两情相悦的幸福是无法形容的巨大,像踩到松软的草地,吃到美味的蛋糕。


“我说…”


“我说我想跟李易峰在一起。”


陈伟霆提了提嗓子,脸都开始烧起来,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好啊”


李易峰的脸今晚好像一直都很烫。


真的太讨厌了。



————————

期待

吕饼人:

最近看了几篇包养文,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脑洞……
如果金主动真感情,金丝雀完全对金主没感觉是什么样的。




十八线歌星苏星宇想红,找上了金主何瀚。何瀚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情场老手实际上非常纯情,不知道怎么包养别人,反正苏星宇提什么要求他就尽量满足,搞得苏星宇一直以为他对所有对象都这么好,其实就只有他这么一个金丝雀。

何瀚确实很有钱,还有人脉,让苏星宇演主角唱电影主题曲,飞速走红。苏星宇红了以后粉丝多资源多,狂蜂浪蝶也多。何瀚暗地里吃醋,心想,妈的老子是金主爸爸,我说啥就是啥,他不能跟别人眉来眼去。然后还跟苏星宇生气。

苏星宇说,喂,我们又不是认真的,你干嘛管我跟别人怎么样,万一以后我不跟你了我要找个新的金主,总不能让我在你这棵树上吊死吧。你要是来真的我可不愿意啊。

何瀚气得想吐血,别的人包养明星都是明星跪着求金主,到他这边是他跪着抱苏星宇大腿。

何瀚其实很想苏星宇收心跟自己谈恋爱,结果苏星宇这么说了他又不好表白了。

两个人就看似保持原状的过了那么久。直到有天崔艾伦从国外回来。

崔艾伦和苏星宇要合作一部戏,双男主,苏星宇二番,因为崔艾伦比他红很多还是前辈。

何瀚有空的时候过来探班,苏星宇发现何瀚认识崔艾伦,后面误会何瀚喜欢的是崔艾伦,自己是白月光的替代品。

他问何瀚这件事的时候,何瀚说对啊。本意想看苏星宇失望。结果苏星宇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兄弟,怎么说我们也是一起睡过的,我会帮你的,我帮你追他!

何瀚差点又被气死………

苏星宇约他们俩一起出来吃饭然后借口先溜,心想老子真是深藏功与名。晚上又有点郁闷了,何瀚跟崔艾伦在一起了自己长期饭票不是没了。

何瀚大半夜接到个电话,苏星宇打过来的,听声音是喝醉了,苏星宇在那边撕心裂肺的唱“我为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唱完又说“你再给我介绍个金主吧,你弟弟行不行啊,不然你爸也可以啊,我万一不红了怎么办啊,我还想开演唱会。”


何瀚觉得很累按了按眉心。苏星宇在那边哭了,说:“老子赚不够钱,怎么好意思来追你嘛!你那么有钱这辈子都不可能破产了,我真是好气啊!”

何瀚???????

苏星宇擦了擦眼泪在那边睡着了。

第二天在剧组遇到崔艾伦,崔艾伦看起来心情不错,苏星宇以为他和何瀚的事情成了。结果崔艾伦说昨晚何瀚回家了啊。

苏星宇说为啥他要回家?崔艾伦说,因为吃完了饭就回家啊。苏星宇说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吃完饭为啥要回家?崔艾伦????????

苏星宇收工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多了很多行李,他问何瀚咋了,何瀚说破产了,包养不起了,以后啪啪啪给不了钱了。

【霆峰rps】陈老师与戒指 (短,完)

互攻團團長♂:



陈伟霆春晚结束后就没了踪迹。


 


大家都说他放假了,


两天过去,没有发任何假期的照片,


而社交平台的更新全都是关于春晚的,


这很不符合他放假必发生活照的作风。


 


没有北京机场的送机照,也没有香港机场的接机照。


大家都在想陈伟霆到底去哪儿了,


可是,


根本没人知道。


 


除了,李易峰。


 


李易峰的新戏年初二杀青。虽说今天是最后一场戏,但新年总归有些新气象,他一早起来洗了个热水澡,里里外外都穿上了新衣服,吃了两块煎得略焦的萝卜糕,喝了杯熟悉品牌的陌生酸奶,在疲累的腰上贴了两片港牌镇痛膏,最后菱格纹戒指一摘往首饰盒里一放,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哎呀,差点儿忘了,新来的助理还在屋里呢!


李易峰赶忙冲出电梯跑回家,果不其然,一开门就见到玄关有个人一脸怨念地盯着自己。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没把你忘了。”


“你就是把我忘了。”扁扁嘴,可把我给委屈死了。


“不要把演技用在这种地方,”李易峰把自己惯用的口罩扔过去,“戴上。”


“那你用什么?”


“我不需要。”李易峰知道,只有他不戴才能把别人对助理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那你为什么随身带着口罩?”


“因为我知道你需要。”


贴心的举动是最为致命的情话。


助理戴上口罩,捂着嘴一路从电梯偷乐到地下车库。


李易峰实在是不耐烦了,“你是不是傻啊,就一个口罩都能乐个老半天。”


“你那么warm,我高兴嘛。”


“……我真希望你能换种方式表达你的喜悦之情,知道吗,你这副表情特贼。”


“贼?我偷你什么了?心吗?”


“……”对方很明显没听懂他的吐槽,李易峰翻翻白眼,也懒得去解释了。


那人对李易峰说:“我戴着你的口罩,就像无时无刻都在跟你接吻~”


“陈伟霆,一直以来我竟没发现你是个BIAN TAI!”


李易峰没好气地上了经纪人的保姆车,然后命令乔装成助理的陈伟霆坐在他后面那一排。


李易峰透过车内的后视镜偷偷瞄了后座的陈伟霆几眼,发现他上了车仍特别宝贝地戴着自己的口罩,李易峰别开脸,嘴角不自觉地泛起了傲娇又甜蜜的笑。


傻瓜。


昨晚亲了那么久还不够么。


保姆车驶入了片场,陈伟霆架着李易峰的戏服和经纪人一起率先步入化妆间。因为戴着口罩和帽子,衣服也特意穿得比较低调,再加上手上的戏服有一定的遮挡作用,所以陈伟霆成功地避开了众人视线,很快进到了化妆间。


可是后面的李易峰就不那么顺利了,他一下车,片场等候多时的热情粉丝即刻蜂拥而上,为了让陈伟霆有足够的时间溜进去,他还故意走得慢些,和粉丝聊聊天,说点新年祝语,前后折腾了快10分钟才进到化妆间。


因为是现代戏,妆化的时间不需要太长。李易峰快速换好戏服、做完造型,就拿着剧本出去拍戏了。陈伟霆闲来无事,便一个人在化妆间刷起了微博。


打开微博→点击“发现”→在搜索框输入“李易峰”


谙熟于心的操作陈伟霆几乎都能闭着眼完成。


按下“搜索”,恋人的相关微博瞬间显示。


关于李易峰的任何报道,陈伟霆一个都不会错过。他利用等待李易峰拍戏的时间,把最近李易峰与春晚相关的视频一个不落地看完。


李易峰杀青回到化妆间,看到拿着手机表情复杂的陈伟霆,好奇问道:“干嘛啦?”


陈伟霆翻出某门户网站采访李易峰的视频,把进度条直接拖到02:00处,“你自己看。”


李易峰扫了屏幕一眼便即刻了然。


当时记者问李易峰:“你有看到春晚的一些老面孔吗?像小品演员之类的。”


李易峰回想起了领导来视察时大合照的情景,于是回答说:“那天拍照的时候看到了,呃……”他第一个想到的其实是他家陈伟霆,可没敢把他最先说出来。李易峰眉宇轻皱,努力回想着当时在场的小品演员,幸好他脑筋转得快立马就想到了:“蔡明老师,然后,冯巩老师,诶……”


接下来是长达5秒的精神斗争:好久没和威廉同台了,难得一起上春晚,好想在采访里cue一下我家威廉。可是记者问的是小品演员啊,我在回答里cue他会不会显得很突兀?不过前面已经有两个正确答案作铺垫了,最后一个稍微偏点题应该没关系吧?啊啊啊,不管啦,大过年的我不说不舒坦!


“陈伟霆老师。”李易峰说完嘴角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小猫弧,内心还有点嘚瑟呢。


然而看完视频的陈伟霆老师神色却不如李老师那么轻松了,“记者问你小品演员,你怎么把我也cue出来了?我看视频的时候都忍不住替你捏把冷汗。”


“怕啥呀,你小心翼翼的别人才觉得有什么呢。”


“那你也不能强行cue我吧,你那表情根本藏不住啊。”陈伟霆特意把截图放大给李易峰看。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嗯,挺好的,刚刚露出八颗牙齿,是一个礼貌又不尴尬的标准微笑。”


陈伟霆用粤语无奈地说了句:“又喺度乱噏廿四。”


以李易峰的粤语水平这句自然不难听懂,“我才不是胡说八道~”


“我还不了解你么,你最喜欢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


李易峰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忽而淡淡道:“或许,你还不是那么的了解我。”李易峰偷偷把拳头藏在身后,紧紧地攥着。


可是李易峰这些悄悄的举动,全都逃不过陈伟霆的眼睛。


陈伟霆走到李易峰身后,把那双不安的拳头移到他们身前。李易峰的后背依靠着陈伟霆的胸膛,陈伟霆耐心且温柔地一根一根去解开李易峰紧握的手指,与他两手双双十指紧扣。


陈伟霆在李易峰的耳畔柔声道:“我知你勇敢,但这份勇敢里藏着的不安,或许连你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而这份不安我同样也有,可能我将它表现得有点明显,所以你会有种我在回避的错觉。但是我要告诉你,对于你的所有,还有我们的未来,我从来都没想过要逃避。”


陈伟霆从兜里取出一枚菱格纹戒指,正是今天早上李易峰出门前从手上摘下的那枚。


李易峰在春晚前特意托人买了一对香奈儿的白金菱格纹戒指,较粗的那枚标准款给了陈伟霆,偏细的那枚精致款李易峰则自己留着。李易峰表演完就把自己的精致款强行套到陈伟霆的手上,让他戴着上台,似是有点宣布主权的意思。而行事比较谨慎的陈伟霆却意外地没有拒绝,直到春晚结束回到李易峰的家里,他才把那枚精致款取下戴回恋人的手上。


陈伟霆向怀里的李易峰亮出自己中指上那只闪耀着夺目光辉的白金戒指,“大年三十那晚,你在后台悄悄替我把戒指戴上之后,我就没有摘过。我戴着它去见你的父母,戴着它来你工作的地方,我希望能戴着它陪你一起走下去。因为工作的原因,总会有不得不把它摘下的时候,你有,我也有,但并不代表它不见得光。就算戒指不能展现在世人的面前,可它依旧闪动着耀眼光芒。就如同我们的感情,无论是否被人得知,是否被人接受,只要我们珍视彼此,爱情永远不会暗淡。”


陈伟霆替李易峰重新戴上今早摘下的戒指,李易峰习惯性地转了戒指几圈。这个小习惯是陈伟霆传染给他的,他想,没准这个动作一辈子都戒不掉,就像陈伟霆的人一样,李易峰觉得自己可能此生都要栽在他手上了。


想到这儿,李易峰脸上又不自觉地浮现甜蜜的浅笑。


陈伟霆问他怎么了。


李易峰故意岔开话题反问他:“刚才那是你哪部戏的台词,怎么背得这么顺?”


“《Fall in Love at First Sight》,是部一辈子都演不完的言情剧。”


 




曾经


你勇敢地书写过


你对我的一见钟情


 


等到


我爱你不再是秘密


我便向世人道出


我许你的真爱永恒




夏宴:


“把所有的夜归还给星河,把所有的春光归还给疏疏篱落,把所有的慵慵沉迷与不前,归还给过去的我。明日之我,胸中有丘壑,立马振山河。” ​​​ —德卡先生的信箱